学校主页| 精神文化| 制度文化| 学术文化| 行为文化| 实践文化| 形象文化| 环境文化| 影视文化| 医学文化研究中心
2016年11月30日
姜伯驹:严谨治学 甘为人梯
新闻来源:党委宣传部 新闻录入:文化印象发布时间:2016-11-14 09:10阅读次数:

 

  数学家姜伯驹教授正在上课

  在师生眼中,姜伯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数学家,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名师,是一位为我国培养了众多优秀数学人才的学界前辈。姜伯驹则对人说:“我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教师。我爱我的教师职业,我庆幸选择了教师职业。”50多年,一路走来,执鞭从教成为姜伯驹的最爱。

  ■ 对教学:“育人是我的第一职责”

  姜伯驹院士在学术界享有很高声誉,但他的履历中,从未远离过教书育人。他获得过“高等学校教学名师”、“全国模范教师”、“北京市人民教师”等称号。直到70岁,姜伯驹仍在北大开课,超过1/3的学生是本科生。

  ——成就感在于看着别人成长

  其实,在北大即将毕业的那一年,姜伯驹面临着两个选择:到专门的科研机构,或者留在北大任教。姜伯驹觉得,如果专职做研究,不能保证一定取得出色的成果,会觉得对不起国家;而做一名教师,培养一批人才,比自己做科研更有价值,这样保证能对国家有贡献。于是,他选择了留在北大。

  如今,凝聚着老一辈数学家心血的北大数学科学学院门类齐全、学科完善、师资雄厚,在全国高校的数学学科院系中始终名列前茅,这让姜伯驹倍感欣慰。

  姜伯驹在北京大学执教50余载,尽管兼职多,社会工作和社会活动繁忙,担负的研究工作也很重,但他从不因此占用上课的时间。“我首先是一名教师,其次才搞一些研究”。这是姜伯驹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他始终强调,自己的职业是教师。他认为,要使我国科学技术尽快赶上世界先进水平,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花大力气培养好青年一代。

  他不仅学问做得好,课讲得更是受欢迎。授课,他看重因材施教,希望每个人都能体验成功。在数学讲台前,他最大的成就感,莫过于看着年轻人成长。

  先生最享受做教师的幸福。当很多师者在世俗中迷失时,他坚守理想,站立最前沿的讲台50载。以本真之心育人、育心,他的师者情怀直指教育事业的灵魂。

  整整半个世纪,姜伯驹一直活跃在北京大学教学第一线。直到去年,学院考虑到已过古稀之年的姜院士的身体情况,才不建议他继续从事本科教学工作,但姜先生仍坚持着研究生教学、学院科研以及参加各类学术会议和社会活动。

  ——亲自批改作业50年未变

  数学学院不少学生向记者反映,姜老师是学院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。在学生看来,“姜老师的课堪称完美”。姜伯驹讲课严谨认真、循循善诱,他表达叙述非常讲究,每个概念的来龙去脉都交代得清清楚楚,并且经常提出有趣的问题来激发学生思考。

  最令学生感动的是,姜老师身为院士,仍坚持亲自批改学生作业。“只有这样,才能从中找出共性问题,真正了解学生的弱项究竟在什么地方,再来调整改进教学内容。”姜伯驹如是说。亲自批改学生作业,这种习惯姜伯驹一直坚持了50年。

  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教授尤承业在当学生时,曾听过姜伯驹对一个定理的证明。令他惊讶的是,通常要花两星期才能讲完的课,姜伯驹仅用一次课就讲完了,而且思路特别清晰。姜伯驹一向反对照本宣科,他认为教师一定要对教学内容融会贯通,还要因材施教,根据学生的情况把自己的体会传达给学生。

  数学科学学院研究生汪世达说,姜老师讲课有三个特点:学者风范,平易近人,由浅入深。姜老师上课用的讲义是他自己编的,但在课堂上他从不照本宣科,表达叙述非常讲究,每个概念的来龙去脉都交代得清清楚楚,深奥的理论经他讲解既明白易懂,又不失深刻性。

  低维流形是拓扑学中最年轻且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。姜伯驹首次访美时,我国还无人涉猎低维流形领域,他宁愿少出论文,毅然把主要精力转向低维流形。1980年夏,他向北大学生介绍了这一理论。1981年,他开设了低维流形课。

  ——培养具有数学修养的人才

  在姜伯驹看来,“数学系不应该只培养数学家,要为学生将来的去向、个人的成长考虑,要培养一大批懂数学的人,懂数学就是要有数学修养,然后到各行各业中去发挥作用。”

  为了促进数学的发展和应用,姜伯驹曾牵头14个院校参加原国家教委“面向21世纪数学类专业教学内容与课程体系改革”项目,主持了北大数学科学学院的教改工作,把数学系和概率统计系整合起来,组建了科学与工程计算系和信息科学系,成立数学科学学院。

 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夕,鉴于数学和金融的关系越来越密切,姜伯驹牵头在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成立了金融数学系。姜伯驹希望中国的数学能够达到这样一个境界:自然科学界、工程技术界、生物医学界,以至社会科学界的人都能比较多地了解数学。另外,很多在数学系受过很好数学训练的人也能进入到其他领域去。

  姜伯驹同样关心中小学的数学教育,他倡导“通过数学培养国民素质”。姜伯驹认为,中小学教育在一定意义上比大学教育更重要。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中国的社会风气都比较重经验轻理论。因此,数学教育还应担负起理性文明和科学精神启蒙的使命。数学能够训练出其他学科所需要的清晰思维的智力。

  在姜伯驹看来,最简单的东西,往往也是最本质、最基本的东西,通过对简单的把握,建立思维体系,通过推理,得出的结果往往是惊人的。这就是数学思维,是科学精神。“这是培养独立思考的基本的一步,数学教育是培养孩子明辨是非的重要环节。” 



版权所有 © 内蒙古医科大学文化印象网站 地址: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内蒙古医科大学宣传部 010110